做“錢塘江水的搬運工”就得擔起責任 發布時間:2019/01/14 瀏覽次數:11081

摘自《青年時報》第A03版 2018年12月12日

記者 張鵬


水是一座城市的命脈。夜間,當大多市民進入夢鄉之際,杭州的各大自來水廠依然有工人在辛勤地工作,將自來水輸送到杭城的千家萬戶。

沈光耀是九溪水廠的一位班組長。九溪水廠建於上世紀90年代,幾乎從建成時起,沈光耀就開始在這裏工作了,在自來水流程操作、設備檢查等方麵有著豐富的經驗。

22:00

水廠情況、操作流程已很熟

交班時仍不能有絲毫馬虎

晚上10點,一輛白色的麵包車從九溪水廠大門口駛出,往之江路方向開去。“這是我們的班車,把中班的下班工人送去市區。”沈光耀說。

沈光耀今年49歲,從業近30年的他,家住離九溪水廠不遠的雙浦鎮。

“我們九溪水廠有五個班組,按照三班倒的模式上班。”沈光耀說,早班是從上午8點到下午4點,中班是下午4點到晚上10點,晚班是從晚上10點到次日早上8點,“一般來說,每個班組一個月會輪到6次晚班。”

“現在有三台大泵在進水,4台在出水,出水量是2.3萬立方米/小時……”在班車出發前,中班的班組長和沈光耀在水廠的中央控製室開了一個十多分鍾的小會,交接了一下目前水廠運行的情況。

“水廠的情況、操作的流程,我們每位水廠工人都已經很熟了。但是自來水的事關係重大,容不得半點馬虎,所以在每次交班的時候,必須要交接清楚。”沈光耀解釋。

22:30

30年間自來水水質提高40倍

甚至超過不少礦泉水

在九溪水廠的中央控製室裏,擺著六台顯示屏,上麵顯示著水廠各台機組的運行情況。

自來水的生產流程一般來說是這樣的:錢塘江的江水,經過取水泵進入水廠,先進行臭氧預氧化。隨後通過配水井進入沉澱池,在藥劑的作用下,沉澱去除泥沙。之後再經過砂濾池過濾,在碳濾池進行深度處理後進入清水池,同步消毒處理,最後通過出水泵進入杭城的供水管網。

經過這一係列的處理,自來水的出廠水質濁度可以達到0.1NTU以下,遠遠優於國家標準1NTU的要求。

“這個水質不但可以直接飲用,而且比市麵上不少礦泉水的水質都要好。”沈光耀1988年進入杭州向日葵视频色版app污-向日葵视频色版app污下载最新版-向日葵视频色版app污破解版安装-向日葵视频色版app污安卓-向日葵视频色版app污苹果係統,對於水質的提高他感觸很深,“可以說,這些年來,隨著技術的革新,杭州的自來水水質是越來越好了。我剛參加工作那會兒,自來水的濁度是4NTU左右,30年間水質提高了40倍。”

23:00

最重要的工作是設備檢查

天氣越惡劣越易出問題

給班組成員開完會,沈光耀開始了晚上最重要的工作——設備檢查。

現在的杭州自來水廠自動化程度很高,按鈕一按,各機組就可以開始工作。自動化程度高,意味著可以更精準地製水,但是越精密的儀器,有時候也越“嬌貴”,需要有人不斷地檢查,排除隱患、故障。

“別看我們這裏隻是一座自來水廠,各種設備、廠房不少,走一圈要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有一萬多步呢。”沈光耀說。

在九溪水廠,一些機組、泵機是建在室內的,而像過濾池、沉澱池之類的都在戶外。水廠位於之江地區,一麵靠錢塘江,周邊空曠,少有高層建築。晚上的風特別大,必須要頂著風撐傘,否則根本撐不住。“今晚的風其實還算好,算是比較正常。要是台風天,你不抓著圍欄,風能把你吹到池子裏去。”沈光耀笑著說。

“你們台風天也出來巡檢嗎?”記者問。

“那當然,台風天也不能斷水啊。而且,越是這種惡劣的天氣就越容易出問題,我們更要加派人手巡邏。”

24:00

“看、聽、摸”診斷“病症”

在強噪音中聽出問題經驗很重要

設備檢查如何進行?沈光耀手持巡檢端手機,總結出來三個要點“看、聽、摸”。“看”,這點不難理解,各台機組上的顯示屏有各種參數,觀察參數是否處於正常值範圍之內,如果發現異常,及時用手機拍照或攝像,記錄異常情況同步上傳至雙重預防平台,維修人員能立即收到設備保修信息,會視緊急情況在規定時間內安排人員進行修理。

相比於“看”,“摸”就難很多了。“機組其實就和人一樣,人有脈搏,機組工作時也會振動。‘摸’,就是用手摸感受機組的‘脈搏’。正常運行時,振動會很有節奏感,但如果機組出現問題,就能感覺到一些異動。”沈光耀說。此外,“摸”還能感受機組的溫度,如果機組“發燒了”,也摸得出來。、

最難的,應該還是“聽”。人的脈搏沒有聲音,但機器工作時噪音著實不小,特別是在一個密閉的房間內,多台機組同時工作,那聲音隻能用“震耳欲聾”來形容。在提升泵房,4台提升泵正在運行。隻待了不到兩分鍾記者就有點受不了了,用手機上的噪音軟件測試了一下,接近90分貝。但這些聲音對沈光耀來說似乎沒什麽大的影響。他先是“看”“摸”,然後湊近機器“聽”了起來。而且並不是隻聽一下,他還上上下下甚至趴在地上“聽”了好幾遍。

“機組每個部位發出的聲音都不一樣,比如電機,它的聲音是‘嗡嗡’的,而軸承則是‘吱吱’的。”沈光耀解釋。

記者也對著機組試著聽了一下,除了滿耳的噪音,什麽都沒聽見。

“經驗很重要,幹得久了,才能感受到不同。”沈光耀笑著說。

●他說

我是雙浦人,從小就在錢塘江邊長大,現在又在錢塘江邊的九溪水廠工作了30年。對於這裏,我有很深的感情。錢塘江是杭州人的母親河,套用一句廣告語來說,“我們是錢塘江水的搬運工”。自從我來水廠工作後,每當遇到停水,我就會接到少則七八個、多則十多個親戚朋友的電話,詢問什麽時候恢複供水。所以,我能切實感受到身上肩負的責任,保障民生之飲、護佑生態之靈,構築健康、可持續的水世界,是我們這份工作的職責。

00:45

要時刻警惕防範突發狀況

最怕遇到的是斷電

第一輪巡查結束了,沈光耀回到中央控製室。

“一般晚上我們會檢查兩輪,中間的時間我們就待在這裏,觀察監控係統中機組的運行情況。”沈光耀說。

“那現在可以稍微眯一下休息休息吧?”記者問。

“當然不行!”沈光耀說,一方麵,他們需要時刻關注顯示屏上各台機組的數據是否正常;另一方麵,需要防範突發狀況,“水廠最怕遇到的是斷電,特別是在雷雨天,九溪水廠這個位置周邊空曠,比較容易遇到雷擊。”

遭遇雷擊時,會出現0.1秒的失壓,也就是瞬間斷電。一般這麽短時間的斷電,普通家用電器是不會受到太多影響,比如電燈可能隻會閃一下。但是水廠不同,這裏有大量高精密度的機器,具備雷電保護裝置,會自動跳閘。所以,需要有人在廠區內巡檢,人工操作將關閉的機器開啟。

“重啟機器需要盡快完成,否則供水就會受到影響,所以我們每個月也會進行培訓,確保應急反應的速度。”沈光耀。

03:00

天亮前最易感覺疲乏

用巡檢吹冷風的方式提神

一般來說,淩晨3點至5點,沈光耀會進行晚班的第二輪巡檢。“雖然已經上了十多年的夜班,但我到現在也不是太習慣,覺得也不會真的有人完全能適應熬夜上班吧。”沈光耀笑著說,到淩晨3點左右,他們也會感覺疲乏,所以選擇在這個時間去巡檢,走一走,吹吹冷風,也可以給自己提提神。

沈光耀說,困倦的時候最喜歡去水廠裏的配水井。錢塘江水經過取水泵進入配水井,從這裏再分別流入四個沉澱池。配水井這裏就像是個大型的噴泉一般,轟鳴的水聲,飛騰的水汽,確實能將腦中的倦意驅散一空。

●畫外音

九溪水廠與南星水廠、清泰水廠、祥符水廠、赤山埠水廠並稱為“杭州五大水廠”。九溪水廠建於上世紀90年代,目前的供水能力為60萬立方米/日,占杭州市區總供水能力的35%,覆蓋城西、城中、丁橋、之江、老餘杭等120萬人口。

去年底,九溪水廠完成了飲用淨水改造工程一期。目前,九溪水廠的水源來自錢塘江,等到千島湖供配水工程完成後,千島湖水將進入包括九溪水廠在內的杭州各大水廠,流入杭城千家萬戶。